1. 真人真钱棋牌
  2. 财经

全球投行业“洗牌”苗头乍现

  新兴市场、精品投行成弱市两点  


  伴随着欧美经济的疲弱及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增加,国际投行巨头在遭遇业绩下滑后,纷纷谋求布局新兴市场。同时,一些精品投行快速成长起来,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才。全球投行业似乎正显现新一轮的洗牌的苗头。


  与业务大而全的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等传统投行相比,精品投行不仅规模小、员工少,并且所从事的业务也相对单一,通常以融资并购的咨询服务为主,辅以承销、发债、研究和交易等传统投行业务中的一两项。


  “很多原本在大投行长期从事投行业务的人都开始转向一些中小型投行,这些投行的薪酬模式和发展前景更具诱惑力。”一位在瑞银投行部工作九年的投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负债表上的“丑小鸭”


  与金融危机前投行业务的光鲜亮丽形成鲜明对比,各大银行的投行业务似乎都是负债表上的“丑小鸭”。


  瑞银5月2日公布的一季报显示,一季度投行业务净利润为-3.736亿瑞士法郎,与去年同期的8.34亿相比下降145%,此也被认为是一季度瑞银业绩下滑近五成的罪魁祸首。法兴银行5月3日公布的一季报显示,在大幅缩减开支之后,该行一季度企业和投行业务净利润同比下滑40.6%。瑞信投行同样令人沮丧,一季度税前利润同比下滑32.9%。


  与欧洲同行相比,美资投行日子稍好,下滑幅度在10个百分点以内。


  摩根大通2012年第一季度投行业务净营收7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82亿美元,同比下滑9%左右,高盛的下滑幅度同样是在9%,但值得注意的是承销收入下降幅度高达30%。


  与传统的投行业务巨头们业绩表现欠佳相比,一些精品投行似乎日子却不是那么难过。投行新秀富瑞金融集团的一季报显示,一季度投行业务收入是2.86亿美元,同比上涨20%。


  “我比较看好这些规模相对比较小的精品投行,尤其是那些以并购业务为主的投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赵龙凯对本报记者表示,“而如高盛这样的大投行,固定成本很高,在做一些相对较小的业务上没有成本优势。”


  投行“裁员潮”起


  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自今年年初以来,投行部开始频现裁员潮。


  瑞银早在去年8月份就裁掉了投行部近1700名员工,法兴银行也已经裁减企业和投行业务的1580个岗位,瑞信全球投行业务相对好些,裁员200人。苏格兰皇家银行则决定干脆出售其投行部。


  早在去年3月份,高盛交易部门就裁员5%,今年3月份再次传出裁员消息,不过具体数目尚不清楚。同样,今年1月,摩根大通的资产及证券服务部门削减了约100人。在新一波裁员中,证券交易部门成为主要目标,约有5%的员工被裁。


  美林美银的裁员则是“一直都有人走”,而且已经将裁员触角伸向了薪酬更高的董事总经理级别。年初的报道是将会在亚洲地区裁掉15名董事总经理,占整个亚洲区该级别总数的20%。


  在这个投行巨头纷纷裁员的时代,精品投行开始吸收越来越多的人才,“投行业务中最大的资产就是人力资源,这种人力资源再分配必将影响当前的投行领域的资源分配。”赵龙凯告诉本报记者。


  转战新兴市场


  奥纬咨询和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亚洲占全球投行收入的份额仅为五分之一。由于欧美经济疲软,亚洲等新兴市场自然成为投行业布局的新区域。


  4月底,摩根大通任命杰夫·厄温担任其亚太区CEO,这或许预示摩根大通让亚洲成为挑起全球投行业务重任的意图。


  同样,高盛总裁兼COO加里·柯恩和CEO劳埃德·布兰克费恩也于4月份造访亚洲,与数家监管机构讨论亚洲特别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问题。


  法兴银行和野村则将重点放在了美洲市场,“这并不意外,相反这是趁早布局的表现。”赵龙凯表示,“现在亚洲市场竞争已经相当激烈,主要是出于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不过外界看法存在不一致,尤其是对中国经济可持续性存在质疑,多区域布局也很正常,提前布局是赢得市场的最佳方法,下一步估计应该是非洲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